乖乖兔小说网
当前位置:  首页/爱你是另一种心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

爱你是另一种心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

2018-03-21 17:21:48 阅读()

爱你是另一种心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

爱你是另一种心碎》是蚊子小姐所书写的现言类小说。主要讲述了徐小天一头雾水,又多看了几眼。眼前的军人,脸型冷峻,楞角分明,直直地立在徐根贵的面前,像一棵松一样挺拔威武,一身笔挺的军装,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

爱你是另一种心碎试读:

徐小天一头雾水,又多看了几眼。

眼前的军人,脸型冷峻,楞角分明,直直地立在徐根贵的面前,像一棵松一样挺拔威武,一身笔挺的军装,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

更重要的是,这军人跟李家俊脸型有些像,特别是眉毛,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徐小天眯着眼,打量着军装青年,联想到与李家俊的关系,心中咯噔一声崩出一个人名来,心里直嘀咕:“不会这么巧吧,刚打了弟弟,哥哥就回来了!不是在当兵吗?”

“你狗日的,我李家豪,不会把老子给忘了吧?”军人自报名号。

这一声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中气十足,顿时引起了那群议论着李家俊的大妈大婶们的注意,纷纷放眼打量。

徐小天恍然,果然就是李家俊的哥哥李家豪,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巧,刚揍了弟弟一顿,哥哥就说巧不巧的回来。

李家豪说话的同时,整个人也抱了过来,看起来极其热情,至少在那些听到李家豪名字的大妈眼里是这样的。

然而,徐小天却瞧得分明,李家豪抱过来的时候,左手微微一弯,有一个沉肩下肘的动作,动作在李家俊的掩护下很隐蔽,旁人很难看得出来。

但打过很多架的徐小天明白,如果挨上这么一肘子,定然不好受。

“果然他娘的来者不善,看来是要为那不争气的弟弟出气了。”

徐小天心里嘀咕,身子一动,在李家豪的身体就要抱过来的时候,猛的闪开。

“呯”

用力过猛的李家豪,没有想到徐小天洞悉了自己的意图,更快速地闪了开,一个不稳,直接摔倒在地。

这一声,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身为主人的徐根贵,一看徐小天跟李家豪闹得不愉快,快步走了过来,扶起一身是土的李家豪,拍着身上的灰说:

“唉呀,家豪啊,几年不见,真是越长越俊,都赶上电视上的大明星了。咋回来也不跟叔打个招呼呢?”

“根贵叔说笑了,打小苞小天关系好,就想闹闹。”李家豪反映很快,迅速就由扑了一个空的尴尬中恢复过来,抖抖身上的灰跟没似人事的。

“闹闹好,待会儿小石头的辫子就剃好了,到了乌龙江,你们这些后生好好跟小天闹闹,想咋闹咋闹,但有一点,可千万别太过。”徐根贵哪看不出李家豪跟徐小天不对劲?只是不想破坏宴席而已。

“俺倒是不怕,也想活动活动,就是不知道小天咋样?”李家豪笑着说。

“那行,谁怂谁是孬种。”徐小天倒也不惧。

看热闹的乡里乡亲,一见两个后生还杠上了,又是起哄,又是加油,有的人甚至还押宝猜李家豪与徐小天谁会抢到小辫子。不过押李家豪的还是居多,毕竟无论年龄还是身板,看起来都比要徐小天强出不少。

嬉闹的同时,六个请来的师傅也在认真地剃着小石头的头发。

徐小天想借机溜出去,告诉陈雪芳一声,约会取消,改天再约。

只是徐富贵是徐根贵真正的亲戚,在外边张罗着迎接刚来的客人,作为徐富贵的儿子,他自然也跟着徐富贵迎接,递烟递水,忙得不亦乐乎,总之忙得焦头烂额,也没瞅到空闲时间通知陈雪芳。

“看来只能抢辫子的路上通知了,只是那时已经中午,但愿芳姐别那么傻。”徐小天心里嘀咕。

辫子剃过,剃下的毛分成两份,两个红纸包包着,一份根贵叔自己留着,一份由小石头的姑父将辫子绑在准备好的红色大鲤鱼的背鳍上。

小石头的姑父准备好一切,出了门高喊一声:“下河抢辫子去咯!”

一群人浩浩荡荡赶向乌龙江,徐小天远远吊在队伍的后面,远远地看着交头结耳的李家豪、李家俊兄弟,心中留意,却趁大家不注意溜出了队伍。

约定的花生地,正在通往乌龙江的路上不远。

徐小天刚来到花生地,苞米地远远看着鬼鬼祟祟的陈雪芳,一下就由包米地蹿了起来,紧紧地抱着徐小天。

徐小天心里一热,心中虽然想着她千万别这么傻傻地等着,但陈雪芳还是等在了苞米地,一种无言的感动涌上心头,张开口就吻向了她诱人的嘴唇,一双手抱着早已经湿透了的陈雪芳,虽然黏腻,但只有如此才能回报她。

“傻姐姐,等了多久了?”许久分开后,徐小天问。

“从早晨就来了。”说着,陈雪芳又封住了徐小天的嘴,一顿天旋地转的亲吻。

啃了一阵,徐小天慢慢的分开陈雪芳,撩了撩她黏在脸上的头发,擦了擦如雨水一样下落的汗水,心疼道:

“傻瓜,不晓得咱要帮忙啊?”

“晓得,我怕你找我,找不到,说好不见不散。”陈雪芳很平静地说。

徐小天听在心里却很心酸,她只是害怕他找不到她,就忍受着闷热的空气藏在苞米地,待了整整个一上午,如果他不出现的话,只怕她会一直等下去。

“我,我现在就给你。”徐小天有些激动,说着就要解她已经汗透了的衣服。

“快别,他们还等着你呢?”陈雪芳一把推开了徐小天,“记住,第一次留给我哟?”

陈雪芳俏皮地冲徐小天眨了眼睛,就顺着地垄沟向家中走去,看得徐小天心中又是一热,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把第一次留给陈雪芳。

005抢辫子

“咦,徐小天呢?”

盛着辫子的红色瓷盆话到了江水中,一群后生就要下水,身穿军装的李家豪,扫了一眼人群,却没有发现徐小天的身影。

看了看岸上,一群大爷大妈明显上了年纪,早已不适合抢辫子,徐小天想藏在这群人中,也是不可能的,可出发前明明盯住徐小天跟着人群的。

“那小子见家豪哥也来抢辫子,八成是怂了,指不定躲哪草丛里呢?”一群半大的小子,以往与李家豪关系好的几个,踩起了徐小天。

“就是,我看是怂了,不过也甭管他,咱们该咋抢咋抢,还咋抢,家豪哥可不能故意让着我们。”

说着,一群半大小伙子脱了衣服,就跳进了江水之中,追逐着最前方盛着小石头辫子的红色洋瓷盆。

李家豪本意是跟徐小天抢辫子的,徐小天没来,虽然脱衣下了水,但却一副心不焉的样子,没有把前面几经易手的红色洋瓷盆放在心里。

他的对手只有一个,那就是徐小天,其他小伙子虽然够强壮,却对他构不成威胁。

徐小天跑到江边时,徐富贵正抽着烟袋锅子,站在江埂上等着,而抢辫子的队伍已游出了近百米的距离。

“咋才来呢,辫子都快被人抢到了!”看到徐小天气喘吁吁地跑到江边,也不让歇息,徐富贵催促。

“爹,别急,有我出马,一个顶俩。”徐小天拍拍胸脯,衣服都不脱,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奔着最前面水上漂着的洋瓷盆游了过去。

“小兔崽子就不能脱了衣服再去抢?”徐富贵高声叫。

徐小天全力向前游,哪还听得到徐富贵的声音。

徐家湾的人认为,娃娃的辫子有喜气,谁要能抢到水上漂着的辫子,就能沾点娃娃的喜气,以后的生活会越来越顺,越来越红火。

徐富贵就认这个理,一心想要徐小天抢到辫子改改他那倒霉到顶的运气,左等右等,不见徐小天出现,人就急了,一见到他出现,也不让歇息,直接就赶下了河。

徐小天读过几年书,对于这种迷信说法,当然不怎么信,但他生性爱闹,哪里热闹,哪里就有他。乌龙江中,几十号人争一个辫子,如果争到了是多么风光的一件事。

“这小天水性咋恁行,都晚了人家近百米了,唰唰,几个猛子就跟河里的大青鱼似的,一会儿就赶了过来。”

年轻后生在水里抢辫子,一些上了年纪的乡里乡亲岸边跟着,不时地指指点点,看到自家的孩子得了先,笑得合不拢嘴,看到其他家的孩子赶上来,也不吝于称赞。

徐小天水性好,在整个徐家湾,甚至附近的几个村,那是有名的,短短的百米距离,倒也没放在他的心上,只是一颗烟的功夫就追了上来。

“富贵真是养了一个好儿子,一看就是种庄稼的能手,身体壮得跟牛似的。”

紧瞅着徐小天的徐富贵,全副心神都放在了抢辫子的事上,被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身边儿站着李家俊还有李家俊他爹--李永福。

徐富贵挠了挠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掏出随身带着的烟递给了李永福,自己却啪嗒啪嗒地抽着烟锅子,锅子上火星一明一暗。

“富贵啊,这辫子八成不是你家小天抢到,就是我家家豪抢到,你说他们哥俩哪一个会抢到辫子?”江中李家豪看到徐小天奋力地跟了上来,也加入了争抢辫子的人群中,李永福眼睛笑成了弯,一脸乐呵地问。

徐富贵敲了敲烟袋锅子,看了看已经游到最前方的徐小天,“当然是俺家小天。”,整个人脚步也轻快了许多。

李永福脸色铁青,有些不高兴。

刚才那么问,只是碍于面子,希望徐富贵也出于面子说李家豪会抢到小辫子,哪想到徐富贵根本不给面子,直接就答了徐小天。

正要说上两句,一群大婶大妈吵吵嚷嚷的声音传到了耳中:“小天咋恁行啊,小辫子就这就到手了。”

无奈看向江中,只见徐小天一人托着红色的洋瓷盆游在最前面,一只手还不停地泼着水,身后一群后生玩了命的划拉水,可就是追不上。

“这个家豪也真是的,部队里练过,还比徐小天大三岁,咋就抢不过徐小天呢?”李永福心里直犯嘀咕,大感没有面子。

徐富贵乐呵呵地看向江中,徐小天还是一人游在最前面,只要游到前面江心中提前放下的红色纸花附近,小辫子就算抢到手了。

“小天,小心!”

突然徐富贵看见小天身后的水翻起了浪花,熟悉水性的人都知道,那是有人潜进了水里。

徐小天也察觉到有人潜进了水里,急忙把红瓷盆子拉了过来,藏着小辫子。可他哪知,那人不是冲着辫子来的,而是冲着他人来的。

想要在线全章节阅读《爱你是另一种心碎》,请点击>>>爱你是另一种心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

下载客户端畅爽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全文阅读二维码,直接长按扫描阅读哦!

图书相关信息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奇热小说

Copyright © 2017-2018 www.ggt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40287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