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兔小说网
当前位置:  首页/仙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

仙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

2018-03-21 17:21:48 阅读()
仙枭

仙枭

类型:小说阅读

仙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

仙枭》是山村老狗所书写的玄幻类小说。主要讲述了红袍离缺是从来不收徒的,这一点九州十三峰的名门大派知道,南海九重天的浑人也知道,就算是那些早已经闭了几十年生死关的闲云野鹤都略有耳闻。离缺甚至连她的亲生女儿也不曾传授半点神通,只是给小怜心喝了半壶...

仙枭试读:

红袍离缺是从来不收徒的,这一点九州十三峰的名门大派知道,南海九重天的浑人也知道,就算是那些早已经闭了几十年生死关的闲云野鹤都略有耳闻。

离缺甚至连她的亲生女儿也不曾传授半点神通,只是给小怜心喝了半壶醉梦酿。

鬼瘸子怎么看,这红袍大爷都有把自己那套九转归元的妖孽神通带进棺材的打算。当然,离缺真能走了狗屎运,参破最后的束缚、羽化得道的话,那就另当别论。

现在,这个让不少修界庞然大物都抓耳挠腮的红袍离缺,居然打算要收一个籍籍无名的山野小子做徒弟?

撇开这小子是张震山孙子的名头不说,鬼瘸子愣是没看出张晓东有什么过人之处,就他那副营养不良的小身板,恐怕也不会是什么资质卓绝的好苗子。

猛然间,鬼瘸子突然记起很多年前有一个人,同样资质平庸,但最终的成就却让自己都望尘莫及。

“能让人俯览众生的,不是资质,而是心性。”当年的离缺这样说。

张晓东听到了离缺的话,但是却没有出声回答,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这个男人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么一句话。

“你愿意做我徒弟吗?”离缺很有耐心地又问了一遍。

这下张晓东终于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他抬起头来,看了离缺半晌,接着缓缓地摇了摇头。

“怎么?看不起我的本事?”离缺哑然失笑,指着鬼瘸子道,“那你看他怎么样?”

鬼瘸子闻言愣了一愣,挤出一个苦笑:“我不敢。”

“张震山都不敢教的徒弟,我更没本事。”

张晓东很明显从小没有修炼过任何仙术神通,平凡得摆在台面上都不扎眼,说明张震山并没有把他那一身震古烁今的本事传授给他。

“这话我爱听,要是我收了这小子做徒弟,是不是说明我比张震山厉害那么一点?”离缺畅快地哈哈大笑,却看到张晓东摇头道:“你们都很强,我看得出来。老头子说,看人不能光看表象。你们那一身强大的气势甚至让我不敢靠近,一定是很了不起的人物。你能看上我,我感到很庆幸,但是我不能做你徒弟,也不能做他的徒弟。”

“为什么?”

“因为做了你徒弟,势必要跟你去学本事。我走了,张家就没有一个男人了,谁来照顾我嫂嫂?我说过会照顾嫂嫂的,所以不能做你徒弟了。”张晓东很执拗地说着,随即扭头看了一眼简陋的木屋,心中暗自奇怪,这个时候嫂嫂应该在家里做饭,怎么我和别人在外面说了这么久的话,也不见她出来看看?

“哈哈,好小子,你可知道多少人做梦都想着我能指点个一招半式,更别说做老子的徒弟了。”离缺见他拒绝,也不气恼,反而是微笑着循循善诱。

张震山的孙子,若是那么容易就收入门下,也就枉费他如此稀罕了。

“你知道做我的徒弟能学到什么吗?移山倒海,瞬息千里,天地之大任你逍遥自在。我不说能保你与天地同寿,但最起码能让你多活个三五百年,世间权势你尽可取之,一世荣华,享之不尽……”

张晓东平静地听着,说不动心那是假的,他也不过只是一个十六岁不到的孩子。但是只要一想起嫂嫂辛勤操劳的样子,他便心若磐石。

“你说的这些,我承认,我很动心。但是我是张家最后的男人,照顾嫂嫂是我的责任。”

“是个男人。”离缺微微一愣,随即赞了一句,心中更是想让这个倔得跟驴一样的小子继承自己的衣钵。他捏了捏小怜心疑惑的小脸,略带几分讥讽地道,“不过,你以为你窝在这个小山村守着你嫂嫂,她就真能一世安乐?”

张晓东眉头一皱:“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嫂嫂应该是姓云吧?”

“是又如何?”

“哈哈,看来没错了。你有没有想过,你那个傻哥哥为什么会狠心抛妻弃弟,一个人抗着一把刀,一走就是十年?”

张晓东脸色一变,微怒道:“哼,他自然是不甘寂寞,想要闯出一世荣华……”

“错了。”离缺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样子,“你那个时候小,也许不清楚你哥哥的秉性。但是我曾见过他一面,这娃娃不是个不甘寂寞的人。说好听点叫憨直,没什么心眼,说不好听点,就是蠢,一根筋!”

张晓东闻言不知道该如何搭腔,在他心里,哥哥应该是那种一心只想出人头地的枭雄,完全跟什么憨直沾不上边。

离缺冷笑着瞪了他一眼,轻描淡写地抛出一个对于张晓东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的隐秘。

“云氏一族祖上的时候乃是南海九重天的邪修,喜好屠杀活人用来提升修为,因此遭了天谴,族人世代寿不过三十五。不信你可以让你嫂嫂回去翻翻族谱,看看这三百年里,有哪一个云家的人活过三十五岁的!”

“什么?”张晓东身躯一震,随即醒悟过来,“难道他是想要……”

“没错,你哥哥那个一根筋的家伙就是知道了这个隐秘,苦求你爷爷教他修道之法。但是你爷爷张震山说他心性太过纯良,不想他卷进修道界的风波中。你哥哥一心只想着替妻子续命,所以这才单枪匹马地出去闯荡,十年如一日,也不知道是不是死在了外面……”

张晓东静静地听着,心里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原来一直被他误解的哥哥,竟是这么一个痴傻到了极致的人。

离缺没有打搅他的沉寂,只是在旁边默默地微笑着,直到张晓东重新抬起头来。

“嫂嫂今年二十五,按你所说仅剩的寿命不过十年。你有办法替嫂嫂续命?”

离缺摇了摇头,但却信心满满地说:“我不行,但是你未必就不行。只要你做我徒弟……”

离缺眼看张晓东有些松动,正要趁胜追击,把这张张震山苦心栽培但却还没有描绘出任何轮廓的绝顶白纸收入门下,却听到一阵剧烈地破空之声传来,顿时眼中寒光一闪,将身侧的小怜心护在了身后!

张晓东原本正耐心地听着离缺是不是能有什么替嫂嫂延续寿命的办法,突然看到一道青色光芒从天而降,丝毫不差地砸在木屋顶上。

轰隆一声,脆弱得像纸糊一般的木屋瞬间坍塌,纷飞的木屑四处飞溅!

“嫂嫂!”张晓东仿佛被人捅了一刀似地惊呼出了声来,这般狂暴的力量之下,连木屋都被碾成了粉碎,那屋中的人怎么可能幸免?

心中牵挂嫂嫂安危的张晓东不管不顾,就像一头猎豹一样冲向了木屋,但是刚跑出两步,离缺红袖一舞,双脚便似重如千斤一般,再也难进寸步。

“不要冲动,你嫂嫂并不在屋内,想来是还没有回来。”离缺朝着张晓东淡淡地说了一声,双目中渐渐渗出阴冷的寒芒,死死盯着尚未尘埃落地的前方,冷声道,“何方鼠辈?”

尘土飞扬中,一个穿着青色袍子的矮小身影渐渐出现在众人面前。

让人惊讶的是,来人居然只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八九岁的小童,春唇红齿白,一双圆滚滚的小眼睛透着丝丝妖异的青色,胖嘟嘟的身躯笼罩在青袍之下,倒有几分轻灵之气。

张晓东打死也想不到,从天而降一脚踩踏自己房子的家伙,竟然只是一个比自己还小了一半的小屁孩子!而在离缺身侧的小怜心也是一脸惊讶,完全想不到这个比自己还小一两岁的家伙竟然这么厉害。在她心目中,能让爹爹生气的人,还真不多。

离缺和鬼瘸子却不像两个孩子那般,他们都很清楚,这个看上去乳臭未干的家伙,其实年纪比他两个人加起来还大。

青木道人响当当的名头可是实打实拼出来的。

“嘻嘻,还真是稀奇啊,红袍离缺居然想要收徒弟了,而且还被人拒绝了。这还真是九州百年难得一见的稀奇事。”小童模样的青木道人笑嘻嘻地说着,好像人畜无害的样子朝着张晓东走来,“让贫道看看,究竟是什么了不得的苗子,让你都动心了。如果真的资质不错的话,贫道倒不介意带回青城山去好好培养。”

“你还没那个资格。”离缺冷哼了一声,红袍鼓动,青木道人脚下的泥土毫无征兆地爆裂开来,蹿出一道灼热的火蛇。

青木道人怪叫了一声连忙闪开,虽然没有被火蛇燎到,但也被那高温烤得面色微红,略显狼狈。

“好你个小气的离缺,贫道就是看一眼也不准吗?”

“我说了,你没资格,就是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青木道人气得小脸发白,恨恨地跺了跺脚,寒声道:“连这么个山野小子你都不让贫道看一眼,看来想要你交出‘易筋伐髓丹’得要费上一番手脚了。”

“原来你是冲着‘易筋伐髓丹’来的,打的算盘倒是不小。你青城山不是自命玄门正道么?怎么也作出这等强抢丹药的下作之事?”离缺面无表情地说,心中却是疑窦重重。

世人都知道红袍离缺乃是当世少有的炼丹圣手,不少极品灵丹都是出自他的手笔,但是这夺天地造化、穷极了他一生精力所炼制出来的“易筋伐髓丹”才刚刚出鼎不过十日,远在青城山的老怪是如何得知的?

“嘿嘿,能让人顿开七窍,重塑肉身灵根的无上灵丹,贫道自然是眼馋得紧了。不仅仅是贫道,试问那些因为资质所限终生难以更近一步的九州豪强,哪一个不想要?”青木道人倒是直言不讳,一张小脸上写满了贪婪。

像他这种资质算不上绝顶的修道者,如今这个境界便已经是极限,若是没有特别大的机缘,这一辈子也别想更进一步了。

但是如果有了能够重塑肉身灵根的灵丹,那自然就另当别论,兴许有生之年还能有望飞升。

在得道飞升的诱惑面前,青木道人甚至懒得顶着一张虚伪的正道面具。

离缺突然哈哈一笑,一脸鄙夷地开口道:“青木,你该不会是修炼太久,把脑子都烧坏了吧?你以为凭你区区元婴境的修为,就能从我手中拿走‘易筋伐髓丹’?”

青木道人闻听此言也不气恼,嘿嘿一笑道:“凭我一人自然不行,红袍离缺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贫道还没狂妄自大到能吃独食的程度。”青木道人恰到好处地停顿了一下,看到离缺脸上露出凝重的表情,他才小手合击了几下,高声道:“别藏着了,人家早就发现啦。”

青木道人话刚落音,院子中一处坚硬地青石地面便轰然炸开,一个像铁塔一样壮硕地中年男人从地下钻了出来,身上虬实的肌肉透着丝丝岩石的灰暗。

而与此同时,院子外几棵洋槐树上的叶子纷纷脱落,然后被一股无形的旋风卷动着,像是一条绿色的匹练在半空中飞舞,当中还隐约传出一个女子的娇笑声。

“呵呵……红袍离缺哟,你说我们三个能打赢吗?”

话音一落,那密密麻麻地洋槐树叶缓缓凝成一个巨大的绿色圆球,一个一身绿衣的妖娆少妇出现在院子中。她身上没有佩戴任何兵刃法器,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透着股魅惑天成的妖媚,但是却给人一种直觉上的危险气息,就像是一条五彩斑斓的花冠蛇。

“青木道人,花妖柳眉再加上岩熊拓跋,嘿嘿,三个元婴老怪,对付我一个人倒是足够了。不过,你们就是得了灵丹,又如何分配?”离缺丝毫没有因为两个强援的出现而惊慌,甚至还有闲情逸致和小怜心玩“虫虫飞”的游戏。

“灵丹自然只有一枚,不过我们怎么分,却是不劳你红袍大爷来操心了。”

“哦,想来你们早就谈好了条件。可是,你们不会以为我旁边这位号称天下第一快刀的鬼瘸子是个摆设吧?”

“自然不会是摆设。”青木道人露出一个狡黠地笑容,离缺顿时心中一咯噔,下意识地抱起女儿飞快地闪向一边。

与此同时,一道乌黑的寒光从腰间掠过,朴实无华但却锋利非常的刀刃轻易地撕裂了红袍……

强忍着腰间的剧痛,离缺抱着怜心连连退了三步,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左手握刀的鬼瘸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而他怀里的小怜心则是吓得小脸煞白,只是喃喃地重复着一个名字:“鬼叔叔……鬼叔叔……”

鬼瘸子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没有丝毫想象中的愧疚或者痛苦。他伸出断了三根手指的右手,缓缓地抹去刀刃上的鲜血,一字一顿地道:“我欠她的。”

离缺闻言身躯一震,随即惨然一笑:“呵呵,我早该猜到,她突然约我来这里,为的就是易筋伐髓丹吧?这世上,还有谁比她更迫切需要这枚灵丹?”

“我欠她的,该还。我欠你的,也会还。不过总有一个先来后到。”鬼瘸子抬起头来,目光中只有死寂的杀意,不冰冷,也没有丝毫生气。

想要在线全章节阅读《仙枭》,请点击>>>仙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

下载客户端畅爽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全文阅读二维码,直接长按扫描阅读哦!

图书相关信息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奇热小说

Copyright © 2017-2018 www.ggt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40287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