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兔小说网
当前位置:  首页/我是西夏人!?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我是西夏人!?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8-03-21 17:21:48 阅读()

我是西夏人!?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我是西夏人!?》是匡钰真所书写的玄幻类小说。主要讲述了一次偶然的相遇,一个善意的相赠,开启了他前世今生不同的际遇......

我是西夏人!?试读:

贺兰山下古冢稠,高下有如浮水沤

道逢古老向我告,云是昔时王与侯

当年拓地广千里,舞榭歌楼竟华侈

岂知瞑目都成梦,百万衣冠为祖送

强兵健卒常养成,虎跃千秋黄河水

─明安塞王朱秩炅《古冢谣》

这纸书法字,是座落于内坜居广一村的一间破砖瓦舍里,唯一不随历史沧桑而去的苍劲。那是出于李爷爷之手。他将最后一句渺视中原谋不轨改成了虎跃千秋黄河水,以明其志。

据李爷爷说,他祖籍宁夏,爹爹后来经国家招募,曾随当时国民政府对日抗战,移防至长沙一带,娶了当地姑娘,生下了他。未及弱冠,即继父志从军参与勦匪行动;后来江山变色,便随国民政府撤退来台,辗转落脚今居广一村,一生未娶,直至今日。

李爷爷早年来台,曾与一王姓同袍那学得一手口碑的山东大饼,于内坜近菜市街开了间小铺,小本经营的,今却因肝硬化末期,现人躺在桃园省立医院,病危万分了。

我曾问李爷爷,那纸悬在墙壁上书字的由来,不想,竟问出一个遥远的历史与神秘的国度。原来李爷爷还是皇族之后呢。

话说,蒙古大军得成吉思汗临终血洗屠城遗言,以烧杀掳掠、不留活口之军势,灭绝了西夏王朝,李爷爷那一支遗族自黑水城(西夏城名,今内蒙古额济纳旗东北)逃出,落难至青海省湟水流域,后代又一路流离回故乡贺兰山麓一带隐居。

李爷爷先遗,于兵慌马乱之际,曾偷带出一颗御赐琉璃珠,历代以家传之宝相传。至今传至李爷爷手上,再无后人可传。

想当然尔,以李爷爷的李姓,便不难想及他必是西夏英主李元昊之后。

李爷爷喜爱下棋,不时在眷村里的一间小庙找故友对弈,故友相继病逝,欷歔之余,于晚年结识了同爱下棋的我这后生小辈。我是道地的台湾小孩,曾一日骑脚踏车去市场途经那间小庙,忽瞥见一老人独自一人对弈,却楞楞地迟不能走子;而凝滞的目光向着一远处田野若有所思。我好奇跳下了脚踏车,偷走近往棋盘一瞧端倪,未得老人家同意,便私妄动了一颗马棋,跳过楚河。老人家突然回过神来,非但没当场斥喝我这晚生之无礼,反对着棋盘又楞了三秒,这才嘴里喃起两声妙,妙哇!的。

小子,你也好此道吗陪老头子下盘棋好吗老人家洗了盘上的棋子,便挑出黑字的棋一颗颗开始摆了阵起来。以棋弈规则,红字棋该是先走棋的一方,原来是老人家脸皮厚,有意让让我这无礼小子。还杵在那里作啥还不快摆棋来!

这一摆,便摆出了个忘年之交来了。就这么的,我常一有空,便总在这老地方跟李爷爷以棋会友,常老不客气啃起他的瓜子,偶听他聊起军旅生涯以及那边故乡的风景。

小子呀,我书桌最底层那一格抽屉,有一个雕有花纹的桃木匣。我在台湾五十年来没娶妻子,膝下也无儿的,你好歹,也是我晚年可称得上大慰平生哪,有幸认识的一个这么臭小子,很对老头我的味儿!就这么吧,老头我没啥东西留给你,那木匣里的东西,你就拿去了吧。记得要收好。那是我家祖传的一颗御赐琉璃珠,上头刻有几字西夏文,我也看不懂。这颗琉璃珠,就当是我这老头的谢礼,谢你这小子不厌嫌我这老头,时时找老头下棋。哈哈,哪天你这臭小子要结了婚,有了小孩,可别忘了到老头牌位前磕个三响头就是了。

你奶奶的,果真是死老头一个,害我连认真流个泪都不行,还要陪笑一整个下午,闻着加护病房里令人浑然作呕的药水味!有时这死老头还会发起飙来唱他的在那遥远的地方,非但无视护士长的唠叨与斥责,还以他狗屁的少校退伍军爵,命令我跟他一块唱。小子,记得去找你的好姑娘!这老头,每一曲唱毕,便总是语重心长地不忘重覆叮咛我这番话,想来,对岸那边,必然有他曾错过的一位好姑娘家吧,在那个身不由己、动乱的大时代里。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人们走过了她的身旁,都要回头留恋的张望。

她那粉红的笑脸,好像红太阳,

她那活泼动人的眼睛,好像晚上明媚的月亮。

我愿抛弃了财产,跟她去放羊,

每天看着那粉红的笑脸,和那美丽金边的衣裳

相传大漠的古老传说里,有位晶莹可人,又气质婉约的蒙古姑娘,每当放开笑颜轻吟啼唱,连风沙莫不为之平息,花儿哪,也要探头开放,每个路过的草原牧人,也都会频频回首地惊叹而不忍离去。我盯着这颗琉璃珠(后来老头把他钥匙交给我了,我有时会来帮他整理这臭气冲天的屋子),忽然心上愀了那么一下,竟也为这首边疆情歌里的那位佳人,不禁意驰神往了起来

胡作非为的大魔头,胡非小朋友,你这么匆匆忙忙的,是要赶赴场吗

萍,她叫张怡萍,跟我同班同系,写得一手好诗,嘴里没有风花雪月的,倒是有满嘴爱乱用的成语字汇;脚上没穿着恨天高,就梳着冲天泡头好与人一争天下,哈,她只有154公分,很好欺负的。

我腋下夹本下堂课要用的书:我要去图书馆,你别跟来哟。

她臭着鼻子:屁啦,谁要跟你去,老把我当作跟屁虫似的。你去死我才不拦你咧!

喔,最好是。我迈开我那打篮球身材的步履,故意让她跟不上:下堂课见。

喂,等等,等等人家啦,喂!

她竟跑上来用力扯了我的黑色T恤,一时收势不了,差点摔倒在地。

我不耐烦的转头骂道:婆娘,你又发什么神经了

她红着欲哭的眼,嘟着一张歪嘴:人家,人家只想问你,你这衣服背后烫的是什么字啦没心没肺没情没义没目屎没眼珠没人爱没人性的臭男人!

我不由又佩服她那损人的口才:要不要我去借大声公来,好让你把我一次损烂个够还上厕所没洗手咧,你要不要闻闻看我作势把手朝她鼻扑过去。

呸,果然是臭男人!她倒是见识多我的厉害手段,已免疫似了的:我只是想问你,你背上的字好奇怪哟,那是哪一国的文字韩国字吗又不大像

喔,我也正要去图书馆找资料弄个清楚说。

她在我背上以指尖描摩着那些文字:好像是一首短诗耶。

我说:那是西夏字,我觉得很时髦,就去找人烫上了。很帅吧。

我呸,还时髦咧,明明是作古的书呆子一个,还跟人学新鲜咧。这是西夏字

你嘴巴就不能放干净点,今早出门没刷牙吗

没,你要不要闻闻看

快闪啦,别误了本大爷的正经事!

等一下啦,你还没说,那些西夏字是啥一回事

我拔腿就跑,边挥手朝背后示意:有空再跟你说。bye-bye!

没错,那是西夏字,也是那颗琉璃珠上面的字。

话说,李爷爷自桃园省立医院,转诊到台北石牌荣总医院后(可享有荣民医疗国家照顾),我曾带上这颗珠子,跑去看过已病逝了的李爷爷。李爷爷,你别开我玩笑,这颗珠子,我放在撞球台上当撞球敲还差不多,不过,很奇怪的,我拿在手上,心头里就是有说不出的很怪的感觉

那一定是跟你有缘哟。李爷爷那时,因化学治疗,被整到已瘦如柴骨,双眼深陷,说话也不似往昔那样声若洪钟了。小子,要收好。

喂,李爷爷你把这玩意儿给了我,要不要报赠与税还是遗产税什么的别害我,小子我可是身无分文,玩不起这东西。或者,还要被冒上小偷罪名我曾低声以嘴凑着李爷爷耳,问及此事。

放一百二十个心,小子。我带出这颗珠子来台,从未给人看过知道过,你尽管拿走,没人会知道的。只是要收好这才是。

可,不对耶,李爷爷,我上网查过琉璃这玩意儿,一般来说,是玻璃的东西耶,又查过西夏出土的琉璃文物,比如琉璃鸱吻,据说,是陶土制品,涂以一种琉璃釉烧烤出来的东西耶。

那小子,你看,这东西象是烧烤出来的吗

又不像,绿澄澄的,然后里头又带点稀微流质状的白,半透明的,然后上头又刻上很奇怪的西夏文字,不知,真是不是琉璃的东西,倒颇像水晶这玩意儿。

那我就不知道了,小子,你就去慢慢查吧,老头我不好读书,以致大半辈子都没想过要去弄个清楚。反正你正值青春年少,有你去查的了。还有据先人口传着另一个秘密

秘密!得了吧,这颗鬼珠子,已够神秘的了,不想还牵扯到另外一个秘密妈呀。

那是一支李爷爷不知是有意卖关子,还是不由自主的,突然咳了个像要了命的嗽。那是对不起,小子,先给我倒杯水好吗

喔。我压着热水瓶头,倒了杯热水递给李爷爷喝。又是什么秘密

据我家以前那边人说,这颗琉璃珠,跟一支琉璃簪,是一对定情交换物。

琉离簪!

不知是我一向害怕看见比较尖锐的东西(没错,我自小就很怕打针的),还是怎的,一听到簪字,心头就彷彿被刺了一下似的。后来,我曾以发簪就题,写了以下这么的诗:

许是一句覆水而去,也难收的誓吧,似光年的簪

钗定了几生,又几世的轮回;

终于忆起了,我是来寻的庄周,值我如蝶般

认出了你,再千百不愿的,

直要赖在你发上!

而翩翩,是两蝶的翩与翩,静待你

再度化蝶前,怜我而穿我在你青丝上,当誓已

成咒,以我此躯!

这上头的诗,又是一个衔接的传说了,兹先表过不提。

而李爷爷在台因一生没娶,膝下无儿的,所以早在生前向某葬仪社买了张生前契约,今骨灰葬于白沙湾某个灵骨塔殿园。我有时会一个人去上香祭拜。

李爷爷虽跟我结交于太平,但其一生兵马倥偬的事迹,以及身怀如此遥远既神秘的家世与传说,已不觉深植在我脑海里,象是试图唤醒我什么渴望的,常独自对天空若有所思的去追忆一个我所未知的朝代

胡作非为的大魔头,胡非小朋友,嘿嘿嘿,你在发什么呆呀

阿娘喂!

我心里苦叫着,这婆娘,不知又从哪冒出来似的、

想要在线全章节阅读《我是西夏人!?》,请点击>>>我是西夏人!?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下载客户端畅爽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全文阅读二维码,直接长按扫描阅读哦!

图书相关信息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奇热小说

Copyright © 2017-2018 www.ggt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4028732号